从“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想到的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将这个战略放在金融市场,该怎么操作?

  毛泽东同志曾多次说过,打仗并没有什么神秘,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什么战略战术,说来说去无非就这四句话。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毛泽东把复杂的军事对抗提炼得如此经典,运用得如此娴熟,可以说亘古未有。土地革命时期,我军实行的是你打你的正规战,我打我的游击战;抗日战争时期,你打你的速决战,我打我的持久战;解放战争时期,你打你的阵地战,我打我的运动战;抗美援朝时期,“你打你的原子弹,我扔我的手榴弹”。针对不同的时间、地点和对手,毛泽东赋予“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不同的内涵,从而把一个个强劲对手拖入到自己最擅长的节奏,陷敌于灭顶之灾。

  历史很新也很旧。现在人类已进入了信息时代,但高技术只是改变了战争的形态,并没有改变战争的本质。几场信息化战争实践尽管涌现出不少新概念、新术语、新名词,但还没有哪一种说教能与“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比肩。面对当前并不安宁的国际周边形势,该怎样筹谋我们在未来战争中的对策?该如何打开非对称作战的着力空间?显然继承和发扬“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一战略遗产及其中的精髓要义,是当仁不让的正确选择。

  先说“你”,即作战对手。你打你的,并非我不关注你怎么打,恰恰相反,我必须时刻盯紧你,知道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为着什么而来、带着什么家伙来,你的“三板斧”是什么、“后手棋”是什么、“穴位点”又是什么。摸不透对手的“驴脾气”,当然也就谈不上牵住对手的“牛鼻子”。对我们来说,势之优劣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思维和策略上的劣势;对手的现代化武器并没有什么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们对他的战略战术若明若暗。现代战争至少有上千种因素与打仗有关,研究对手需要从广度、深度、精度上下更大的功夫。毛主席当年提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是建立在我军充分了解对手、能给国民党团以上军官写自传的基础之上,今天的我们能做到几何?

  再说“我”。我打我的之“我”,不是一般的“我”,而是服从服务于政略下的“我”,应时刻提醒,知道自己是谁,什么是自己的特质,什么是自己的弱项;知道武器装备怎样用最好,和什么装备配套用最好,运用何种战法最好。中国有句民谚:人贵有自知之明;西方也有句名言:认识你自己。我军已三十多年没打仗,对目前的战斗力现状,一些人要么自信满满,要么疑虑重重。知己不真、知己不全、知己不深,乃用兵之大忌,必须以更大的勇气来纠治。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说到底就是以长克短。如果不注意“补短”,就会永远处于劣势;不重视“扬长”,长处就会“昙花一现”。

  最后说“打”。过去,以劣胜优是我们的无奈,不是我们的理想追求;将来,与强敌打堂堂之阵,当然也不是我们的愿望之所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一个“打”字看起来简单,实则有很多智力因素在支撑。革命战争年代,正是确立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原则和以诱敌深入为特点的运动战思想,我军日渐形成一套成熟的打法。信息化条件下,我军的新一套打法在哪里?答案似乎既清晰又模糊。马克思说过“真理是具体的”,这些年我军先后提出了许多诸如一体化联合作战、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等,对这些新的战略思想不能喊在口中、悬在空中,必须精耕细作、深入求解,变成具体的执行套路。同时,什么时候都要分清共性与个性,决不能被某些所谓战场舞台上的“流行曲”所左右,否则就容易落入“你练你的,我也练你的”之窘境,出现“你打你的,我也打你的”之危局。

  张西成

作者: 王立仁

在北京人民汇金干活的金融狗,程序猿,安全和网络系统工程狮,以及计算法律学爱好和实践者,还是一个开心的创业者。当然肯定是Blockchain区块链的鼓吹者,推广者,比特币信赖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