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区块链的发展

文 | 《金卡工程》记者 苏莉娜  编辑 | 李佳琪 李慧

 

“碳减排是个权益问题,让这些权益真实可靠是我成立区块链能源实验室的初衷。”                                 ——王立仁

【导言】初次见面,本刊记者就从王立仁的眼中看到了活力与激情。从他热情、具有亲和力的言谈中,透露出他渊博的知识与广阔的思维。

  区块链带来新商业模式

自1997年开始,王立仁投身IT行业,一做就是十几年。他是国内第一代规划防火墙、路由器和交换机的产品经理和研发经理。而在2008年之后,他从事了几年的商业地产行业。2012年,王立仁开始接触比特币及其区块链体系,他发现在互联网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区块链能让信息变得稀缺,敏锐的嗅觉让他看到了这里面的无限商机。20年的职业生涯让王立仁不仅能充分理解区块链的技术本质,也从商业地产的核心价值“稀缺”中看到区块链带来的信息稀缺性的爆发力。

为了解释区块链的技术本质,王立仁举了个生动的例子:“同样一个数字100,写在人民币上,它值100块钱,可以换很多东西,但你随便在纸上写个100,就没什么价值了。这个100是个数据也是信息,纸是载体,载体不一样这个数据或信息的价值就不一样。如果把区块链想象成纸,那这个上面的数据100就是有价值的,因为它不能复制,不能随意修改,分布式账本是区块链的技术本质。”区块链对经济活动信息进行记账、对账和分账,实际上是其在互联网空间里实现了对稀缺性的再创造。

 

money

(图说:人民币上的100是有价值的。图片来源:第一黄金网)

人类出现私有制之后就有了交换,一旦发生交换就要面对确权问题。人类从古至今想了很多办法去证明权利是真实可靠的,例如对钱币的防伪和财务记账。在北宋时期,当时的人发明了交子并利用印刷术进行三色套版印刷,这是为了防伪。历史上第一个有文字记录的财务记账本是记载在泥板上的,如今,我们会用数字化方式进行数据记载,而记载的目的是为了便于交易、流通。现时,市场经济的核心制度就是采用金融技术把相关合约或权益记录下来,这就是确权。早在在交换之前一定要确定这个东西是谁的,正所谓“口说无凭,立字为证。”

 

%e6%b3%a5%e6%9d%bf %e6%b3%a5%e6%9d%bf2

(图说:历史上第一个有文字记录的财务记账本是记载在泥板上的。)

区块链是互联网虚拟空间里产生的一种确权的新手段,数据一旦产生就有其所有人,只有在所有人授权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该数据,这不仅可以保证数据的安全、隐私和有效防伪,同时人们可以快速地在区块链上发行数字资产,把物理资产映射到数字资产上面,提高了数字资产的流通性,这使数字资产交易成为了可能。有所有权的数据可以通过市场机制对其进行定价,每一个有价值的信息可以在并在市场上流通、交易。在此基础之上,还可以衍生出更多的金融产品。这将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王立仁指出,自身非常看好这个商业模式的前景,自己亦有可能会去做这件事情。

  区块链弥补现代互联网缺陷

起初,互联网可以说是在1969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为了加强军事安全而设计的产物。当时处于美苏冷战时期,美国国防部认为如果只有一个集中的军事指挥中心,万一这个中心被苏联的核武器摧毁,全国的军事指挥将会瘫痪,后果不堪设想,因此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设计了一个分散的指挥系统,由一个个分散的指挥点组成,这些分散的点可以通过某种形式的通讯网取得联系,当部分指挥点被摧毁后其他点仍能继续工作,这种系统中数据的隐私和安全要依靠军队的保密制度和互联网技术双重保证,数据才能被安全的传输。后来相继在互联网的前身阿帕网(ARPAnet)形成的TCPIP协议簇,包含TCP、UDP、ICMP、HTTP、SMTP/POP3等等协议,并没有考虑网络信息的安全问题。1994年,当时的美国政府开启信息高速公路项目的建设,1995年中国也决定大规模建设10金(金卡、金税、金关等等),大量民众接入互联网,军队保密制度的安全屏障就失效了,互联网数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大大降低。为了保证网络安全,因此在互联网TCP/IP协议簇的上层协议中打了大量的安全补丁,也就是说TCP/IP协议的核心是不安全的,所有我们碰到的互联网安全问题都来自于此。

在这种设计结构之下发展而来的现代互联网是有结构性缺陷的。数据产生以后储存在服务器里面,若服务器掉线,储存在服务器数据中心的数据就会不见。现有互联网的服务器是不能关机的,一旦服务器出现问题数据就可能掉线或丢失。而区块链则可以避免这种缺陷带来的风险,区块链是将数据进行分布式存储,数据是不会丢失和掉线的。

 

  能源区块链前景广阔

区块链除了可以弥补互联网的结构性缺陷外,还可以应用在不同行业。通过与许多能源行业人士交流,王立仁和他们探讨出很多区块链在能源方面的应用场景。比如说,在电池等级测量方面的应用。电池首先应用在新能源汽车,用了两年的汽车行驶了5万公里之后,这个电池就不能在新能源汽车里继续使用了,但是可以转换成锂电池用在其他地方。那么这个电池的品质如何来测量?在充放电的过程,这个电池的效率怎么样?区块链记录的这些数据就是电池的权益。电池的权益被确定下来,便可对其进行市场定价。

众所周知,用了500次的电池价格比用了600次的电池价格贵,但可以如何检测呢?目前检测电池权益的方法是靠拆了这个电池之后,把沉重的电池运到一个检验机构,用充电放电的方式为电池定级。然后还要把沉重的电池又运回去处理。如果使用区块链,电池使用的数据可以实时上传到区块链系统上去。当电池从新能源汽车上拆下时,就可以立即转到当地交易市场进行交易,这促进了市场的流动性。

 

  “有了区块链,人就可以去想更伟大的事情了”

王立仁告诉本刊记者,能源区块链还有一个重要的应用场景就是碳交易。去年我国碳交易额达到了200亿(?),实际上这个市场很大,而且习主席在去年的巴黎峰会上承诺,我国要完成碳减排目标。现在我国碳交易市场还没有做起来是因为检测碳减排是个权益认证问题。一个企业省了一吨碳,一吨碳可能仅值50元钱,但为了证明这个权益是真的,却需要发改委派出一堆专家去生成这个权益。这使得碳排放权益的流动性非常差,且成本极高。使用区块链之后,可以实时生成数据,既加强了流动性也大大降低了成本,这样就可以把碳交易市场做起来了。“碳减排是个权益问题,让这些权益真实可靠是我成立区块链能源实验室的初衷。”王立仁说。

他神采飞扬地说:“有了区块链,人就可以去想更伟大的事情了,例如方法论,一棵树产生多少碳权?树现在是绿色金融,涉及到碳权就涉及到具体经济利益,从经济角度来说,碳权的流动性太差,因此产生的成本太高。整个树林用北斗卫星来定位加上物联网测量,数据产生完不可篡改之后,林子的碳排放权立刻就可以成为一种交易的东西了。”

王立仁继续说:“证券、艺术品、医疗行业等都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如果医疗行业使用区块链,可以大大降低看病的成本。因为医院很大一部分成本来源于设备购买,如果设备用众筹的方式来购买,在现有的环境下,设备开始盈利后,账目需要被定期清除,这样一来就无完整设备使用记录来保障投资人利益。如果区块链介入,每个病人使用设备时候都会被实时记录到区块链系统当中去,众筹的投资人可以根据这个准确的数据记录来获取收益,就会有更多的投资人愿意以众筹的方式为医院购买设备。买设备的成本对于医院来说大大降低了,因此病人看病的成本也可以下降了。”

现在区块链能源实验室与北京人民汇金公司合作,区块链的能源系统、纺织系统、产权、大数据等项目都正在进行中。王立仁自信地告诉本刊记者,在短时间内就可以看到新的能源区块链项目出现。在他看来,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去调整宏观经济。调整宏观经济有两个手段,一个是货币手段,另一个是财税手段,本质都是为了测量经济数据,货币对经济测量是直接有效的,但是现在货币政策不到位,区块链可以控制数据的流向。王立仁十分看好区块链的未来市场,他认为政府会很快接受区块链,原因在于区块链是技术层面上的去中心,实现了低成本、大规模和信息的不可篡改,但是在监管,管理和逻辑层面,又实现了高度的中心化。对于区块链实验室的展望,王立仁希望实验室能够让天变得更蓝,空气更清新,而最朴素的理想就是希望他的孩子有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王立仁简介

中国区块链领域的先行者,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数字社区和区块链实验室研究员,金融工程和计算法律学实践者,网络和安全专家。

具有19年金融科技、IT开发和产品管理、网络工程和信息安全建设等领域经验和成果。王立仁先生创办了能源区块链实验室,全球首个促进能源产业与下一代互联网融合的平台级项目,同时也是人民汇金科技创始人、程序员。在其带领下开发的软硬件产品累计销售将近300亿人民币;他是近5年来国内公认的推广区块链技术的布道者和导师,首先提出区块链是互联网空间中数据和信息确权工具,以及互联网经济本地化的理论;近两年来在金融科技领域有多项落地的区块链产品和成功应用。

作者: 王立仁

在北京人民汇金干活的金融狗,程序猿,安全和网络系统工程狮,以及计算法律学爱好和实践者,还是一个开心的创业者。当然肯定是Blockchain区块链的鼓吹者,推广者,比特币信赖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