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最具颠覆性的技术:账链Blockchain

最近1年多,互联网技术–账链(blockchain,国内也有翻译成“区块链”的)得到了华尔街金融界和硅谷科技界的很多关注,风投资金投入将近10个亿美元,那么账链blockchain到底是啥?本文围绕金融行业的价值方面对账链做简单的描述:它是一个管理产权的数据库,账链技术是一种数据库技术、可用于契约记录的技术。
账链blockchain数据库的最大特点是所记录信息字段是与生成时间关联并对应,现代科学告诉我们,时间是永恒的,不可逆的。由此,账链里面的信息就具有唯一性,不可篡改性,同时此信息还能被拥有者方便地使用和支配,这对互联网时代的产权制度带来了巨大的变革。
产权制度是现代市场经济体制的核心制度,账链blockchain有效地支持互联网时代的产权制度,因为账链是生存在互联网上的且不可摧毁的,由此为互联网增加了一个全新的能力:对信息的所有者确权和并提供了确保其持续拥有、使用的技术保证。我们知道,互联网构思于1960s年代,1970s诞生,1980s发展,1990s规模应用,2000s全面进入人类社会,迄今已经有50年了,有效的改造了人类社会的方方面,但互联网发展重点是确保信息的快速生产,低成本流通,但是对于信息的保护是缺失的,由此而来的大量问题,如山寨盗版,随意复制,信息安全等等问题,其实质上是对产权制度的违反和践踏。若互联网时代没有有效的产权制度,遑论大量的实物性资产互联网化、以及如何持续开展资产证券化。
对于金融行业,最初对此技术是不在乎的,但从2014下半年开始,则开始考虑使用此技术,为什么呢?现代产权制度是社会信用体系的基础,金融做的是信息的生意,账链能很好的管理信息的流动,无论是债券、股权等等,都是对所有权的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支配权等等,便捷的资产清算、支付交易、证券交易和监管合规,同时风险降低、运营成本减少以及效率提高,所以越来越多的金融家看到了账链blockchain的价值,能有效降低合规巴塞尔协议的IT成本。
因为基于账链技术产生的第一个商品是比特币,那说账链少不了要提比特币。含中国在内世界各国政府定义其商品属性,作为一种资产,‘比特币天然不是货币,货币天然是比特币’,显然是修改了马克思老人家的一句话,属性来自于稀缺性、易于切割、良好的流动性。这都是账链内在价值的体现。若从账链数据库的角度来理解比特币,它是一个被有效保护账户中的余额,就像银行账目中的余额一样,但是这个余额只有所有者自己可以更改,其他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无法干涉、提取。这就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安全的资产了,被当做为美元资产、人民币资产、欧元资产,方便流通携带。
再讲一点,大数据作为一种资产,如果没有明晰的产权,如何完整的定义交易并移交所有权、使用权?虽然很热,但目前的大数据行业确实是建设在沙滩上的,游走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数据使用不透明、而且滥用,对个人隐私权的侵犯是很严重的。实质上,互联网上的所有数据(信息)的产权管理都是有问题的,比如前几个月很热的优衣库视频事件中,在男女事主亲热视频在手机中生成后,这些私密视频就象飞出了潘多拉盒子的魔鬼,事主本人对于视频的使用根本无从控制:在被朋友的朋友在转发过程中放到了视频网站上,然后媒体、好事旁观者一涌而至,品头论足,狂欢过后则是要跳楼的女事主。放眼观察所有的技术,只有账链blockchain能实现对信息(数据)的所有权的产权保护,并有效的分离使用权,在这个有效管理数据产权的环境中,个人将会乐意提交量化自我的数据、乐意提交更多的数据,能有效地货币化每一个人所产生的数据,产生真正的契约合同,改善大数据使用与隐私权保护之间的矛盾,为互联网金融的征信建设提供有益的帮助。
除了国内外一些公司围绕大数据、互联网征信探索和创新外,IETF、W3C等等互联网技术标准化组织也用账链来解决一些互联网安全的痼疾比如DDoS、域名解析中毒、电子护照、医疗信息、生物基因数据等等保护。与物联网技术结合则是机器智能、无人机成为有效个体参与到市场经济体系中。这些内容说起来就很多了,可以再找时间谈谈。
长期来看,账链是可能颠覆未来社会运行的方式,再造互联网时代人类社会安全运转的基础设施。中期来看,作为原生在互联网上的账链,为产权制度在互联网领域提供坚实的基础,会促进互联网金融更加快速的发展。

最后提供一首小诗
我相信比特币将代替黄金就像笔记本代替书写一样。
纸笔已是辅助手段和艺术欣赏,而电脑类产品已是必备的手段。
哦,我是上帝的幽灵,我把天堂的密码偷来给尔——人类。
你人性的每一分得失,都在这里——账链,就如在天堂的账簿上。
不要害怕,它分毫不差,不管你的今生还是来世。
它永远是上帝对你的评价……
账链,上帝的使者。他在窃窃私语……

——–
欢迎不加修改的传播。By 人民汇金 王立仁

互联网改变的和没有改变的

作者:肖知兴

去年以来,“互联网思维”一时铺天盖地,颇为耸人听闻。什么东西来得快,去得也快。果然,过完年,大家似乎就有点不以为然的意思了。从烈火烹油,到杯盘狼籍,几乎和互联网上的“快闪”行为艺术有得一比。中国人喜欢凑热闹的毛病,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好像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这里,我们还是静下心来,把一些基本的逻辑理一理。
学经济学的人都知道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企业的存在是为了节省交易费用。互联网最大的功能是促进了信息流通,节省了交易费用。但一般人容易忽视的是,这种节省是同时发生在企业外部和企业内部的。企业外部,也就是市场上,公司与客户之间、公司与供应商之间的交易费用降低了;企业内部,部门与部门之间,团队与团队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通过email、办公自动化软件、微信群等方式加强了沟通,交易费用也降低了。企业内外部的的交易费用同时降低,互相抵消,整体产业组织方式相对维持不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把互联网时代提高到与“工业时代”并列的概念,互联网要取消“大工业”的组织方式云云,确实是有点言过其实了。
互联网同时节省市场和企业内部的交易成本,但节省的程度可能不完全一样。市场起点低,与企业相比,相对更无组织一些,节省的程度相对会更大一些。所以,原来必须放在企业内部的一些交易,现在也可能可以通过市场来实现了。以企业的研究、生产、销售(“研产销”)三大功能计,原来三者之间市场交易成本太高,所以,必须把他们一体化到一家公司屋檐之下,才能顺畅运转,生产出有竞争力的产品。价值观、预设和行为习惯都不同的三大功能,一方面要充分尊重它们的差异化(differentiation),另外一方面又要实现一体化(integration),这也是管理学著名的所谓contingency theory(应变理论)的核心。
现在,市场上的交易费用降低了,行业的产业组织模式发生变化了,原来必须放在一个的屋檐之下的功能可能可以到市场上去购买了,“研产销”模式之外,还有可能出现的形式是:“研销+产”(如电子代工业)、“研+产销”(如新药研发)、“研产+销”(如汽车分销业),当然,还有“研+产+销”(如芯片业)。这些产业组织方式本身,如我们括号中的例子所示,都不是什么新生事物,互联网只是带来一些微调,例如,把一些原来只能用“研产销”方式组织的行业,也带到了市场交易的方向,整个的行业一部分市场份额,转由上述的四种较新的产业组织方式来组织。
四种较新的产业组织方式中,成为“研产+销”模式中的“销”,应该是绝大多数互联网创业的主攻方向,本质上是为传统行业增加一种新的分销渠道,蚕食甚至取代传统分销渠道。这种渠道的威力尤其明显体现在容易标准化的产品上:从图书开始,然后是电器、电子,然后日杂用品、服装,然后是汽车、部分奢侈品等等,加上O2O(线上与线下结合)之后的一些新兴行业,在消费品领域,看起来基本无所不包了。
互联网作为新的分销手段,貌似力扫六合,横行天下,对这些传统行业的产业组织方式的改变却不会太大。有的人说,客户在互联网公司手上,传统公司难道不要俯首称臣?没这么简单。互联网再神奇,它们做不出一顿精美可口的饭菜,生产不出一件做工精良的西服,制造不出一辆风驰电掣的汽车。渠道(客户)为王还是内容(产品)为王,从来都取决于二者的相对谈判力。小岛上十个男生,一个女生,女生为王;十个女生,一个男生,男生为王。没有谁是天生的真命天子。传统行业学习互联网分销,有可能,风起云涌的自营电商、互联网营销是这个趋势的写照;互联网分销企业学会怎么做饭、生产西服、制造汽车,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小吧。
互联网分销企业之外,还有作为互联网基础设施提供商的各个互联网平台企业,提供搜索(百度)、社交(腾讯)、支付(阿里)、安全(360)等服务,淘金的没发,卖撬铲的倒是挣到大钱,他们自然是最大的赢家。还有因为互联网技术才得以产生的全新行业,如微博(Twitters)、评分(大众点评)、私车(易到)和民宿(?)的短租市场、小额金融服务(余额宝)等等,应该也都会成为互联网时代的赢家。
媒体和娱乐业呢?包括平面媒体、流行音乐、游戏业、电视业等。个人倾向于认为,互联网对这些行业的改变没有想象得那么大,它们与互联网的关系,还是属于增加一个分销渠道的范畴。只是由于市场的扩大,市场的全球化,胜者全得,竞争的程度远为更为激烈而已。中国的平面媒体在“互联网时代”的全面溃败,更多是出自意识形态控制下公信力的丧失,读者然后是有能力、有梦想的媒体人用脚投票,而不是媒体本身的传播规律有什么本质性的变化。
一些更为深刻的关于互联网的思考,如社区/社群商业、消费者的自组织、产品的媒体属性、粉丝经济、客户化定制(C2B)、分享经济等等,我倾向于认为,都没有走出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克里斯•安德森2004年提出的长尾理论的范畴。这些思考都非常有道理,而且有理想主义成分,很能激动人心,但很长一段时间内,它们都不过是让长尾变得稍微肥一点点而已,不大可能对整个产业组织方式形成很大的挑战。
至于黄太吉、雕爷牛腩等大家说得很多的一些所谓互联网企业,我倾向于认为,他们只是结合互联网,在产品、服务和传播方式上,做了一些创新,不代表什么革命性的产业组织方式的变化。餐饮业是管理难度极大的一个行业,更领风骚三五年,甚至三五月、三五天,且看我们新一代管理者能否在这个领域做出一点突破。还有一个所谓“炮否科技”,尊重创始人的价值观和个性化的表达,但就其实效而言,基本也就是“soft pornography”(软色情)而已,不值一评。小米手机除了挣到了互联网分销红利之外,抓住了不争气的山寨机产业留下的巨大产能,也是关键。他们在内部管理上,也充分尊重各级员工的主观能动性,确实可圈可点,有“互联网企业”的新气象。
话说到这,你要问我这个组织学起家的学者,什么是真正的互联网企业,或者说,什么是有“互联网思维”的企业?我的回答是,能够扎扎实实在企业内部管理中贯彻“平等、参与、分享”精神的公司,把每个个体的创造性、积极性、主观能动性发挥出来,才称得上真正的互联网企业。这六个字,也是我在2006年出版的《中国人为什么组织不起来》中力推的“智慧型组织”概念的核心。我每次讲课,最后都强调,对每个个体平等的尊重,是“财富之源、文明之源、自由之源”,可惜言者敦敦,听者藐藐,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有几家企业真正能做到?而今,珍视平等,把“自主、掌控、意义”(Autonomy, Mastery and Purpose)看得比生命都重要的互联网一代(85后、90后)成长起来了,老板们、管理者们不跟着变,被他们抛弃了,那才是比产业组织方式变迁和产业结构调整更可怕的灭顶之灾。如果这一拨互联网思维的风潮能够让更多老板认识到平等地尊重每个个体员工的重要性,那也算是功莫大焉了。